君倾岚

大一狗 写点同人 楠宁 卿涛

卿涛·末日

七夕贺文,因为是七夕贺文所以是HE,我真是个良心的虐文作者

入坑卿涛好久了,才有这么一篇正经写写的文,全文4900字,大家食用愉快

由于我是单身狗,就不祝福你们七夕快乐了嘻嘻

链接见评论

2017-08-27

【楠宁】约法三章

<是糖,信我!>


球馆的灯光太亮,晃得她有点发晕。

张怡宁坐在场馆边上休息,任由汗水从额头滑到鬓角,再顺着下巴的线条滑落。看一会儿地板上刚刚滚落的,或是散落一地的那些小球,又看一会儿亮到惨白的天花板,眼睛发酸发胀,于是只能在水雾中看着王楠向她走来。

王楠在肩上搭着的毛巾上蹭掉汗珠,顺手拎起旁边没开过的运动饮料,瞥了她一眼,然后含着笑的递到张怡宁眼前,而张怡宁用力的闭了闭眼,

“别给我,拧不动。”

王楠饶有兴致,坐在她身边伸直了腿又曲起,上身凑近她,近到近在咫尺,

“哟,张大爷今天心情不晴朗,这是谁惹着您了?”调侃的语气,但握拍起了薄茧的手,正温柔地揉着她的短发,然后...

2017-07-02

想写楠宁文 想看啥 评论点梗😘
挑有灵感的写 高考志愿都报完了 彻底清闲
略占一下下tag

2017-07-02

阴雨之日『一』

突然想到的脑洞,也不知道有没有二了……你们喜欢看这种吗 总感觉要续写就会虐【

阴雨之日『一』

张怡宁坐在教室后方,老师在讲台上演独角戏,底下昏昏沉沉坐了一帮蠢物,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其中一个。
刚入夏,下午五点的日光,混浊的橙红,不管不顾的浇洒下来,无处遁逃,一派末日将临的炼狱气象。
隔壁教室传来轰隆隆桌椅作响的声音,然后是生命力过于旺盛的男生的怒吼,“臭老九!你也配教学生?呸!”
年龄没多大,已无异于禽兽。
讲台上的老学者瘦的没了人样,板书的手指像枯枝,在漂浮着的劣质粉笔灰里抖三抖。显然张怡宁所在的班级,还没有被这场旷日持久、蛊惑人心的瘟疫波及。但有些少年,看他们的双眼,已经蠢蠢欲动。下课铃响起。...

2017-05-21

楠宁·私人领域

楠宁·私人领域
1.
王楠是大学时才来到这个城市,大学没上完,倒是就这么落了脚,一落就是八年,当年被风吹吹都要折的小树苗,硬是独自拔高长大,到底也没成参天大树。
至于为什么学只上了一半,不是作弊打架被开除,而只不过因为她谈了个恋爱,对方的性别恰好和她一样,流言蜚语就铺天盖地,压得她毫无喘息余地。
她的恋人叫李菊,大三学姐,学生会骨干,工作起来正经的像老干部,就差没配个搪瓷水杯,私下里温温柔柔,又带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不羁。
王楠被她的气质吸引,投怀送抱的不留余地。两人并行引人指指点点,更别提什么和心爱的人手牵手走在路上了。学姐的自行车后座空着,但也不能属于她。
她受不了,于是选择了逃避。
很奇...

2017-03-19

卿涛•一切

一切

直到看到她凌晨四点才结束工作的消息,周涛才算是真的按捺不住。
董卿忙起工作来昏天黑地不分日夜,正常的休息时间全都舍弃,连带着工作团队一起连夜奋战,日子越近越焦虑,天天对着那批人,一窝子熊猫面面相觑。
周涛走的坚决,却又没有断干净的觉悟,潜意识还觉得是年轻时吵架那会儿,过两天撩拨一下就能回到身边,所以不请自登门。
算是各有各的倔强,字典里根本没有放手二字。
反反复复纠缠不清,没人脾气还能一直温顺下去,连猫也炸毛。董卿生日的时候周涛提着两个高脚杯和一瓶红酒登门,白天热闹完了是意料之内的空寂,看见门内人一双兔子般通红的眼,对视两秒把门甩上了,嘭的一声响。
响声砸到心里,手垂下,玻璃杯碰在一起,清脆得刺...

2017-02-18

台里的小姑娘们给了她个冰肌玉骨的名号。
按理说这是个好词儿,但放在董小姐身上多少有了点嘲讽意味,嘲讽她不提拔后辈,不逢人给个笑脸,比不得某人。
这就逃不开要拿某人来做比较,她早就习惯了,无意的或是尖锐刻薄的,要被放在一起提及,沦为他人口中谈资。
周涛。某种避无可避。
秋雨敲打在玻璃窗上向下蜿蜒,窗外摩天大楼伫立在雨幕中,貌似强大的孤立无援。
董小姐穿着齐膝裙高跟鞋中袖上衣,肩上米白色开衫随意搭着,指尖碰一碰光洁裸露的小臂,果然冷。
手脚冰凉是一直的毛病,多加两件衣服比登天难,身上冷或是心里冷都只是习惯了就好的事。
可早先也尝过被人温暖的滋味,由身到心,像风雪里行了一夜路,风尘仆仆地走进林间小屋,小火舌在壁炉...

2017-02-08

楠宁·暖冬

暖冬
〈1〉
张怡宁今天还是离开球馆最晚的那个,加练加到她自己也受不太住。
昨天和王楠发生点小争执。
说起来认识这么久了也没大事可吵,最近降温快,那人扯着她不加点绒的外套怪她怎么怎么不会照顾自己。不知怎么的倔脾气就上来了,非嚷着不冷,还把人家手拍下去,低下头看她手指还留着拉着自己衣料的弧度,又握紧在手心,立马就后悔。
今天练习球桌都隔得老远,飘过去的眼神得不到回应,服软的话总不能喊出来吧,干脆闷着头练球。
现在是汗没干透,手腕酸疼,加上夜风呼呼吹,张怡宁打了个喷嚏。
的确是冷下来了,不仅温度,心也凉,想要暖起来,只有一个办法。
〈2〉
食堂的大爷已经把东西都收好了,也就不去叨扰,往宿舍走,每上几阶就觉得头更昏一...

2017-01-21

新年

周涛坐在沙发前,借烟火喧嚣,夜灯暖融,阖家团圆,举世太平的盛景,小心翼翼图一点自己内心的心安理得

心安理得的是她能任由自己正视电视里董小姐的面容,妆容精致华美,礼服已不是还有她站在身边的那身红

一年就这么一晚上,全国人民避无可避的春晚,说是不能避,也不过是遥控器按一下的事儿,但周涛说服自己,不看春晚啊哪儿算过年

她低头搅拌饺子馅,想到这里低下头去勾勾嘴角,权把瞥到董卿笑起来的那一眼,内心潋滟而碎的波澜化作习以为常,习以为常,十几年的习以为常

有时候习惯不是什么好事,它会让人的分别不够彻底,本能地靠近对方乞怜取暖,到最后也模糊了到底是离不开人,还是离不开那些习惯。

去年这时候现在想起来...

2017-01-15

一小段

周涛盯着身下的人,脸颊上是酒醉的红,残妆,口红还艳的很。但眼神还冷着,仿佛刚才凑上来咬她唇瓣的狠劲儿都是另外一个人的。
“董卿。”她哑着嗓子低低地喊,董小姐没有反应。
“行了董卿,这样没意思。”
周涛想往后撤,然后手腕被拉住了,董卿又凑上来舔她下唇的齿印,轻轻柔柔,战战兢兢,像只受伤的小兽,发过狠了又觉得心疼,明明自己也疼,偏想着安慰别人。
舔舐变成吮吸,周涛眯起的眼看见董小姐脖颈和耳垂红成一片,觉得自己的也快烧起来,没谁比谁能忍。
董卿微微喘息着。
“是啊,没意思。”
“周主任,婚后生活愉快吗?”董卿拉开些距离,眼里朦胧起了层雾,水光闪闪的惹人疼,说出来的还是伤人的话,双向刃。下一秒又低下头去笑,笑着笑着...

2017-01-01
1 / 3

© 君倾岚 | Powered by LOFTER